作家奇葩写作习惯大曝光,经典原来这样创造

2021-01-04| 发布者: 网文派官方| 查看: 57
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作者:公子九思链接:https://www.mala.cn/thread-11992067-1-1.html来源:麻辣社区 -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大仲马是一个唯美主义者,他数十年都 ...
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
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作者:公子九思
链接:https://www.mala.cn/thread-11992067-1-1.html
来源:麻辣社区  -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

大仲马是一个唯美主义者,他数十年都在一种特别的蓝色纸上创作其所有的小说,而写诗用黄色纸,写文章则用粉色纸。有一次在欧洲旅行时,他珍贵的蓝色纸用光了,被迫写在奶油色的纸上,他坚信那部小说写得不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德国剧作家诗人席勒在写作时爱闻烂苹果的气味。他常买一些苹果放在抽屉里,并让苹果腐烂。写作时把抽屉拉开,一边嗅烂苹果的气味一边写作。他的名作《阴谋与爱情》、《华伦斯坦》三部曲等都是在散发着这种怪味的房间里写成的。

杜鲁门·卡波特星期五决不开篇或竣稿;酒店房间号或电话号码涉及数字13就要换;烟灰缸里的烟头从不多于3个,多的话就放进大衣口袋。

福楼拜写作时,每张十行稿纸上面只在第一行写上铅笔字,而其余九行都保持空白。跟随他初学写作的法国作家莫泊桑道:“您这样写,不是太浪费稿纸了吗?”福楼拜说:“亲爱的,我一直有这样的习惯:一张稿纸只写第一行,而其余九行只留着修改用的。”

罗曼·罗兰创作时喜欢在案头上放一面镜子,时刻观察自己的面部表情,借此刻画作品中的人物。

作家强迫自己完成日常写作量有很多办法。1830年秋,维克多·雨果开始创作《巴黎圣母院》,截稿日期为1831年2月,似乎不可能完成。他买了一整瓶墨水,把自己软禁在家中好几个月,用上了最奇特的反逃避手段:把衣服都锁起来,只留下灰色的大披肩,免得受到外出的诱惑。为此他买了一件针织服,长及脚趾头,好几个月这就是他的制服了。结果他提前几周完成了任务,用掉了一整瓶墨水。他甚至考虑给书取名为《墨水瓶里出来的故事》,但最终还是用了不那么抽象、人所熟知的书名。

巴尔扎克在写作时总会大量地喝咖啡,并且不加牛奶和糖。他曾不无得意地说:“我将死于3万杯咖啡。”此话被他不幸言中,慢性咖啡中毒是他的死因之一。有学者估计,他一生中喝过至少5万杯咖啡。
代表作品:《人间喜剧》、《朱安党人》、《驴皮记》等。

易卜生为了观察市民生活,年老的时候,还常常坐到咖啡店里,假装拿 着报纸看新闻,暗地却偷偷注意各种顾客的相貌、动作,倾听他们的谈话。 

喜剧大师莫里哀在台上滑稽多智的演员,但离开舞台却不大言语;他的 袖筒里经常藏着一个笔记本,到商店里常待在一旁一言不发,只留心偷听买 东西的人们谈论的话题,将它们私下记录起来。因为这个癖好,朋友们给他取了一个绰号:“静观人”。

福楼拜在创作名著《包法利夫人》时,被自己塑造的人物所感动。当描写法玛·包法利服毒时,他口里仿佛有了砒霜的气味,一连两次消化不良, 两次真正消化不良,所吃的饭全吐出了嘴。

英国作家司各特写作时常故意把邻居的一大群孩子请到书房里玩耍,并要求他们高声谈笑。他向迷惑不解的朋友解释说:“我们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吵吵闹闹的,要是我写作时一片寂静,那倒正是一种‘失真’哩。” 

美国作家杰克·伦敦,对小纸条怀着特殊感情,他的房间是一个小纸条的世界。窗帝上、衣架上、柜橱上、床头上、镜子上、墙壁上到处都贴着形形**的小纸条。作家本人就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中——睡觉前,他默念着 贴在床头的纸条,早晨醒来,他一边穿衣,一边读着墙壁上的纸条,刮脸时, 他读贴在镜子上的纸条,房内踱步,他可以随便读贴在各种什物上的纸条。 外出时,他可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纸条。在他的一生中,究竟写下了多少纸 条,恐怕连作家本人也无可奉告。

法国 18 世纪的作家雷蒂夫(1734—1806)一生写了 120 部作品,大部分作品来源于他对女性的脚的鉴赏。他时常穿一件褴褛的短披风,带着大沿帽, 整夜在大街上徘徊,寻觅小说素材,只要望见一只穿着合适的鞋的漂亮女性 的脚,他就会堕入情网,并找到写作的灵感。因为这个原因,他被文学史家 归划为色情作家。

晚年,雷蒂夫又改变了他的写作习惯,他开始有计划地在花园的墙壁、 阳台的石头栏杆、河岸边的护墙、特别是圣路易岛的护墙上镌刻他生活中重 大事件发生的日期以及他对事件的感受。起初,他是用钥匙在石头上镌刻他 的记事铭文,后来换上了特制的铁锥。每过 1 年,雷蒂夫都要去看看他那些 作品,亲吻它们,如发现铭文已被风雨侵蚀,他便再刻一遍。

列夫·托尔斯泰只是在早晨写作,他认为在早晨才能使人保持一种清醒 的批判精神,而在夜间会写出大量胡说八道的废话;在写作环境上则是随遇而安,纵使置身于炮火连天的战场,他也能专心写作。 

美国作家马克·吐温为了求得一个安静的写作环境,经常带足干粮和水,驾一叶扁舟,泛舟海上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写作起来得心应手,进展甚快。 

丹麦作家安徒生则喜欢在幽静的森林里构思他的童话,一进入森林王国,作家的艺术想象力就格外活跃。 

美国剧作家柯汉则喜欢在列车上创作,他包下一间普尔门特别列车上的客厅,在火车不停的行驶中奋笔疾书,直到他把要写的作品写完为止。通常, 一个夜晚,他能写出 140页原稿。

挪威剧作家易卜生,认为瑞典剧作家斯特林堡是他的对头,所以他总要 把斯特林堡的像放在他的写字台上,与他相对,才能写出好的剧本。

法国作家拉辛习惯于边走边思索,有时在庭院里发疯似的来回走上几百 遍,反复琢磨推敲。

美国当代女诗人艾米·克兰皮特无论是在宁静的海滨或喧嚣的闹市,乃 至于奔驰的列车上,她总喜欢久久盯着 1 页窗户玻璃,据她说,玻璃会产生 一种特殊的反射效应,只要盯上一会儿,便会才思如涌。

法国作家司汤达,为使文笔声调铿锵,每天早上都要读两三页民法。

美国作家吉卜林坚持用中国的墨汁写作,他说他最讨厌用蓝墨水。 

美国作家爱伦·坡总要把自己心爱的猫放在肩头,然后才开始创作。 

美国作家海明威、英国诗人沃尔夫、意识流小说家伍尔夫都习惯于站着写作。海明威说:“我站着写,而且用一只脚站着。我采取这种资势,使我处于一种紧张状态,迫使我尽可能简短地表达我的思想。”

与他们相反的是, 马克·吐温和英国的史蒂文森则喜欢卧着写作。其它如美国政治家兼作家富 兰克林、法国剧作家罗斯唐则情愿泡在浴缸里写作。

有位当代美国作家有如下一段自白:“我在写作时先将浴缸注满热水,再往水中撒一些起泡澡粉, 在浴缸沿上横搁一块松木饭,放上纸笔才开始写作小说。我在浴缸里一泡便 是几个小时,热腾腾的洗澡水使我体重减轻,感到身轻如燕,飘然欲仙,当 自己的体温上升到热水的温度时,我的文学思维挣脱了羁绊,自由自在地飞 翔起来了。”

0人已打赏

0条评论 57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,请先登录注册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

最新评论

文学交流
  • 如何查询别人宾馆住宿记录

  • 新人求助贴

  • 出版社-出书流程(作者亲测)

  • 凭借这一本书,他直接化身成神留下网文经典

  • 小说成功绝非偶然,新小说作者如何在网文圈

  • 2019收获文学排行榜揭晓 两位90后作家创作

  • 铁路建筑师的网络作家梦

  • 外企女白领写了两部小说,拍了5个月视频,

  • 榜样!浙江一脑瘫小伙一根食指敲10年,写两

  • 王瑶科幻小说作家课程要点

©2001-2018 网文派 https://wwpai.cn/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备案号:津ICP备17001014号-2|津公安备案:12111002018084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!X3.4公安网备